面对突如其来的财富

面对突如其来的财富

2020-01-27 14:39

额头湾一位40多岁姓陈的村民,几年前因赌博输光100多万元补偿款,还抵掉一套还建房。他因还不清高利贷,上街持枪抢劫,被判了七八年。剩下家中3个小孩、重病的母亲,仅靠老婆在加油站打工,生活无助。

陈军说,“家破人亡的例子太多了。赌红了眼,一天要输上百万元,没钱了,找‘放码’公司借高利贷,利息按天算,千分之五,怎么还得起?”

●20岁到30岁的人群更为挥霍,也不找工作,天天呼朋唤友、吃喝玩乐。

●50岁以上是吃过苦的一代,不少人像“千万扫街富婆”余友珍一样,保持本色,把钱看得很紧。

包括赌场老板田某在内的40余名涉赌人员全部被擒。经审讯,田某、肖某、袁某3人都是湖北赤壁人,系赌博公司骨干成员。田某交代,逢年过节是开场子捞钱的黄金时段。

参与案件侦破的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人说,这个团伙还设有专人揽客,“他们多是找附近有闲钱的农民参赌,拆迁户是他们的重点客户”。

逢年过节是各地赌博高发期,武汉警方日前在当地“城中村”摧毁一专业赌博团伙。这个团伙开专车将赌客拉到三面环水的湖中孤岛赌博,赌客中不少竟是周边“城中村”拆迁户。是何原因让刚脱贫的农民变成赌桌上的“常客”?又是何原因让他们由朴实节俭变得挥霍无度?采访中记者发现,拆迁群体暴富之后各种后遗症正在逐渐显现,赌博、吸毒、挥霍之后再度返贫等社会问题应引起社会关注。

记者了解到,额头湾村过去只是城市边缘的一个农业村。村民靠种地和养鱼维生,年收入不到8000元。八成以上的家庭基本无存款。2010年,“城中村”拆迁让村里发生巨变。每户除还建房外,还能得到50万元拆迁款,相当于一次性拿到了50年的收入。 据新华社

武汉市人大代表、东西湖区额头湾村党支部书记陈军告诉记者,“城中村”聚赌很常见。拆迁拆到哪里,赌博公司跟到哪里。一般在一个村里可以进驻两个赌场。

●40岁到50岁的一群人,把钱看得松些,一有钱心就“乱”了,又没有技能,部分人就沾染上赌博习气。

一位在事发地点附近居住多年的詹先生透露,左岭自从进入政府的拆迁规划后,赌风日盛。“牌打得大。一般半天能输赢两三千元”。

据警方介绍,设在孤岛上的赌场位于武汉城郊的左岭街黄陂岭村。空置的砖瓦房内,设有一张5米长桌,摆着各种赌具。长桌旁,“皇帝”“荷官”招呼着下注。另一边,赌客们将一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压大小”。后面够不着的,直接将百元钞票甩到桌上下注。赌场每天下午2点开张,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

事实上,左岭街只是众多“城中村”的缩影。记者在武汉一些“城中村”采访时了解到,村民因“拆”一夜“暴富”,面对突如其来的财富,一些拆迁户守不住“钱袋子”,赌博公司看中这里的“商机”,先用小利引诱,慢慢拉人入局,使其越陷越深。